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实务 > 案例精选 > 12330案例
产品包装存在的著作权侵权风险
来源: 更新时间:2018年04月10日  浏览次数

  【案情】

  北京小明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小明公司)起诉称,其于2012年 6月1日创作完成了“小明”美术作品,并于同年进行了著作权登记。自2012年8月21日起,该公司通过微博陆续发布“小明”系列漫画及壁纸,经过宣传推广,“小明”动漫形象在业内和相关公众中已享有较高知名度。2015年,小明公司发现在7-ELEVEN超市内销售的由长沙天冰冷饮有限公司(简称长沙天冰公司)生产的“小明”冰淇淋蛋筒包装上的动漫形象是对其“小明”美术作品的简单变形,侵犯了其对“小明”美术作品享有的著作权。故将长沙天冰公司及柒一拾壹(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柒一拾壹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二被告停止生产、销售涉案产品,长沙天冰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20万元,二被告共同支付其合理支出3万余元。

  长沙天冰公司答辩称,“小明”是约定俗成的人物代称,属于公共资源,涉案产品包装上的“小明”形象是在日本动漫作品《多拉A梦》“大雄”的基础上,结合蛋筒冰淇淋产品形状设计而成的,并未抄袭原告作品。且涉案产品包装上的“小明”形象与原告作品在人物造型、绘画风格、构成要素方面相差较大,相似部分仅有局部的发型和圆形眼镜两部分,而此类设计在动漫人物的表达方式上非常普遍,属于公共设计并非原告独创,因此该公司不构成侵权。

  一审法院认为,将涉案产品包装上的“小明”形象与原告的“小明”美术作品相比较,二者面部表达内容基本相同,虽然任何人都可以选择运用眼镜、刘海等设计元素就动漫形象进行个性化创作,但本案中这种基本相同的表达已经超出了巧合的程度,且二被告无证据证明上述雷同系由于表达方式存在的唯一性或有限性而无法避免,故涉案产品侵犯了小明公司对“小明”美术作品享有的著作权。据此判决二被告停止生产、销售涉案产品,长沙天冰公司赔偿小明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80万元。

  小明公司与长沙天冰公司均不服一审判决。小明公司提起上诉称,涉案产品销售量大,一审判决数额明显偏低,其坚持在一审中主张的赔偿数额。长沙天冰公司提起上诉称,首先,涉案产品包装上“小明”形象与小明公司的“小明”美术作品之间的相似部分属于有限表达,二者不构成实质性相似;其次,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涉案产品的实际销售额,且天冰公司销售的对象是产品而不是作品,消费者购买产品是基于口感而非包装,故一审判决数额明显过高。

  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长沙天冰公司抄袭小明公司创作的“小明”美术作品并无不当,但综合考虑“小明”美术作品的知名度和侵权产品销售数量等因素,一审判决确定的8万元赔偿数额不足以弥补小明公司的实际损失,故改判长沙天冰公司赔偿小明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23万余元。

  长沙天冰公司申请再审称,涉案产品外包装上的“小明”形象与小明公司的“小明”美术作品仅在发型和眼镜部分相似,而此类设计在动漫人物表达方式上非常普遍,不应成为小明公司作品的保护内容,并且两作品在整体上有各自的独创性,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此外,小明公司的“小明”美术作品知名度和影响力有限,且长沙天冰公司没有侵权恶意,故二审判决赔偿金额明显过高。

  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审法院认定涉案产品侵犯小明公司对“小明”美术作品享有的著作权的结论正确;原审法院在综合考量“小明”美术作品的知名度以及涉案产品销售数量等因素的基础上对于小明公司主张的赔偿数额及合理支出予全部支持的判决结果亦无不当。据此,裁定驳回长沙天冰公司的再审申请。

  【要旨】

  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未经许可使用他人作品,未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的,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是指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独创性是作品受到保护的核心要素,它要求作品是作者自己独立创作产生的,而不是对已有作品的抄袭,换而言之,作者必须付出自己的创造性劳动。作品具有独创性并不要求作品必须是首创的、前所未有的,作品可以与已有的作品相似,但作者必须证明该作品是其独立创作的。

  【分析】

  在审判实践中,著作权侵权判定通常遵循“接触+实质性相似-合理来源”的标准。所谓“接触”,是指原告应当举证证明被告接触过其在先作品或者具有接触其作品的可能性,通常原告只要证明其作品在先创作完成并公开发表,即可认定被告存在接触的可能性。而“实质性相似”的认定,是对两个作品的相似性进行对比和判断,这是著作权侵权判定的关键环节,通常也是原被告争议的分歧所在。

  首先,一个作品并非全部内容都受著作权法的保护,著作权法保护的不是作者的思想,而是由思想外化而成的表达。换而言之,即使基于相同的观点和创意,表达方式和演绎方法仍可大相径庭,因此,“实质性相似”是指作品在表达层面上的相似。就本案而言,“小明”是常见的小男孩名字,任何人都可以对自己心中的“小明”形象进行创作,原告不能禁止其他人对“一个叫小明的男孩”这一主题进行创作。

  其次,对于作品表达的保护亦并非对全部表现手法的保护,仍要区分哪些内容是公知素材,哪些内容是合理使用或者借鉴,哪些内容是抄袭侵权。正如本案被告答辩所称,齐头帘、豆眼和圆形眼镜,这些都是动漫形象的基本表达方式,并非原告独创,原告作品受保护的内容是其对于各种表现手法的选取和组合,而非每个单独的表现手法本身。经比对可以看出,侵权产品包装上“小明”形象由头帘、眼睛、眼镜、红晕等要素构成,而这些要素的表现手法恰好与原告作品基本一致。

  据此,法院认定两作品之间相同的表达已经超出巧合的程度。最后是证明“合理来源”,即就算两作品具有相同之处,被告仍可以就其作品具有其他合法来源进行抗辩。然而在本案中,被告虽然主张侵权产品包装上“小明”形象系独立创作,但无论是头帘还是眼睛、眼镜、红晕,表达方式千差万别,被告无法证明两作品构成要素的雷同系由于表达方式存在唯一性或有限性而无法避免。因此,涉案产品包装上“小明”形象构成了对原告“小明”美术作品的复制抄袭。

  【12330提示】

  随着时代的发展,产品包装的功能已从单一的实用性转向偏重审美性和识别性,产品包装设计成为商家“吸引眼球”、“攻城略地”的重要营销手段。然而,产品包装设计在给商家带来市场竞争力和巨额利润的同时,由此产生的纠纷也随之增多。众所周知,未经许可使用直接他人作品构成侵犯著作权,于是一些商家采取对他人作品进行一些简单改动或“窃取”其中显著部分的方式为己所用,并认为只要二者存在视觉上的差异即不构成侵权,然而最终结果可能是要付出比正当取得授权更高的代价。

  产品包装除可能侵犯他人著作权外,还可能涉及专利权、商标权以及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规定的权益。例如,食品包装上的图案、文字、图形等可能涉及保护的范畴;整体结构、外形等可能涉及外观设计而落入保护的范畴;包装的整体装饰、装璜,可能涉及调整的范畴。因此,商家在设计产品包装时,应当充分尊重他人的在先权利。一方面不能存在“搭便车”主观故意,以及“打擦边球”的侥幸心理;另一方面在委托设计公司设计包装时也要采取审慎的态度,不仅要在委托合同中约定相应的侵权责任条款,同时也要对设计稿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维护自身权利,避免侵权纠纷的发生。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知识产权庭  供稿)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