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实务 > 案例精选 > 12330案例
著作权权属的举证责任分配
来源: 更新时间:2018年04月10日  浏览次数

  【案情】

  美国Getty Images,Inc.(简称Getty公司)系美国专业提供图片的企业。2014年2月10日,Getty公司副总裁John J.Lapham Ⅲ签署版权确认及授权书。上述文件主要内容如下:确认Getty公司对附件A中所列品牌相关的所有图像享有版权,有权展示、销售和许可他人使用,这些图像展示在Getty公司的互联网网站www.gettyimages.ca和www.gettyimages.cn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亦能看到;确认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盖公司)系Getty公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授权代表,Getty公司授权华盖公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展示、销售和许可他人使用附件A所列品牌相关的所有图像,这些图像展示在华盖公司的互联网站www.gettyimages.cn上;确认华盖公司是唯一有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以其自己的名义对任何第三方侵犯Getty公司知识产权(版权、包括精神权利)的行为以及未经授权使用附件A所列品牌相关图像的行为采取任何形式的任何法律行为。上述授权文件依法经过了公证认证。网址为www.gettyimages.ca的网站显示有上述两幅涉案作品,属于附件A所列品牌,并有gettyimages水印且登载了权利声明。

  名称为“当归中医学堂”新浪微博是由北京当归远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当归公司)运营。登录上述微博可以找到两幅涉案作品,均用于文字配图,点击可以查看大图,发表期间在2014年1月。2014年2月13日,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公证处对上述过程进行了公证。在该份公证书中,还包括通过www.gettyimages.ca网站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网址www.gettyimages.cn的华盖公司网站,搜索找到涉案作品的过程。在涉案作品的相应页面上标注有“本网站所有图片及影视素材均由本公司或版权所有人授权发布,侵权必究。”的版权声明。华盖公司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当归公司收到起诉状后删除了涉案微博上的涉案作品,且提交多份网页打印件,证明涉案作品在多家网站有登载,有的网站标注有版权声明。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华盖公司有权在中国大陆地区以自己的名义就侵犯涉案作品著作权的行为提起诉讼。虽然涉案作品在其他网站亦有登载,但不足以推翻华盖公司提交的著作权权属证据。当归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微博上使用了涉案作品,侵犯了华盖公司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当归公司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当归公司赔偿华盖公司经济损失一千六百元及诉讼合理支出一千元。

  当归公司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并向二审法院提交了涉案图片在视觉中国、世界服装鞋帽网、素材公社、悦己网、网络114等网站刊登的截图,以证明华盖公司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享有涉案图片的著作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Getty公司在涉案图片上的水印,构成证明著作权权属的初步证据。当归远志公司提交了涉案图片在房天下、凤凰时尚、素材公社等网站上展示的证据可以构成相反证明。华盖公司未能就作品的权属进一步举证,应承担不利后果。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令: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华盖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华盖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华盖公司的再审申请。

  【要旨】

  著作权侵权案件中,原告应当对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归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在作品上署名公民、法人等可以视为作者,作者对作品享有著作权。图片在网络上展示,水印可以视为一种署名的方式。但是署名是推定作者享有著作权的初步证据,被告可以提出相反证据予以推翻。被告提出的证据能够使原告所证明的著作权归属这一待证事实处于真伪不明状态时,则可以认定构成相反证据。此时,举证证明责任转移至原告,原告应当对著作权归属进行进一步的举证,否则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分析】

  《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规定,著作权属于作者,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款规定,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

  著作权于创作完成即自动取得,欠缺具备相当公信力的公示方式,导致著作权权属具有难以证明的特点。因此,为了解决上述问题,结合著作权权利行使的习惯以及增强确权的便利性,《著作权法》第十一条作出了法律推定,即将客观在作品上署名的行为可以推定为署名权控制之下的署名行为,并推定该署名行为是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享有原始著作权的体现。上述推定属于法律拟制,因此《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设立了推定的前提,即在无相反证明的情况下才可适用。是否构成相反证明需要有一定的证明标准。从文义解释的角度出发,相反证明的内容应当是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一定为作者,即针对“客观在作品上署名的行为为署名权控制之下的署名行为,该署名行为是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享有原始著作权的体现”这一推定的反驳。同时,相反证明的程度应结合民事诉讼的证据规则来确认,具体可以体现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即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因此,提供相反证明的程度应当达到足以动摇“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为作者”这一待证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地位,从而使该待证事实成为真伪不明的状态。

  本案中,华盖公司主张涉案图片的著作权,对涉案图片的著作权权属情况负有举证证明责任。华盖公司作为继受权利人,应当就授权链条的完整性进行举证。华盖公司自Getty公司获得授权,其应当证明作为授权方的Getty公司对涉案图片享有相应的著作权。从华盖公司的举证来看,主要是通过涉案图片上的水印署名以及Getty公司副总裁的个人声明来进行举证。虽然水印可以作为一种署名方式,推定图片作者,但华盖公司的上述权属证据的证明力依然较弱,原因在于:首先,涉案图片展示在网址为www.gettyimages.ca网站上,除二审法院认定的该网站上的内容无中文翻译件之外,该网站系加拿大境内的网站,Getty公司系美国公司。仅凭Getty公司副总裁个人在2014年2月出具的《版权确认及授权书》中的宣称内容,不足以证明网址为www.gettyimages.ca的网站与Getty公司之间的关系以及上述网站上展示的涉案图片的权利归属于Getty公司。其次,即使网址为www.gettyimages.ca网站的涉案图片上有“Getty Images”的水印且可以视为署名,但涉案图片上除上述水印之外,在“Getty Images”水印下方还有较小字体标注的其他主体的名称。华盖公司对此亦未作出解释。鉴于华盖公司著作权权属的举证情况,当归公司在二审诉讼中提交的其他网站上载有涉案图片的证据,部分证据显示登载涉案图片的时间早于Getty公司副总裁出具声明的时间以及华盖公司针对本案被诉侵权行为进行公证取证的时间。当归公司提交证据证明的直接内容为“除Getty公司外,还存在其他主体对涉案图片进行水印印制或版权声明的行为”,该部分内容是对“Getty公司在涉案图片上标注水印的行为即为其进行受署名权控制的署名行为”这一推定的否认。从证据强度上来看,结合当归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确认有多个主体对涉案图片进行水印印制或版权声明的行为这一事实,而华盖公司提供的证据未显示水印印制的具体时间,“涉案图片著作权归属Getty公司”的待证事实进入真伪不明的状态,当归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构成相反证明。华盖公司未能进一步对著作权归属进行举证,则承担不利后果。

  【12330提示】

  署名确定著作权归属的初步证据,有相反证明的情况下可以予以推翻。网络上展示图片的水印虽然可以作为一种署名方式,但其较为容易被推翻。作为作品著作权继受权利人的图片公司,在受让权利时,应当通过合同以及固定证据等方式,保证授权链条的完整性,以便在进行许可、维权时能够充分行使权利。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知识产权庭  供稿)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