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实务 > 案例精选 > 12330案例
职务作品的著作权行使规则及署名权的保护范围
来源: 更新时间:2018年04月10日  浏览次数

  【案情】

  2012年9月出版的美国学术期刊《转化研究》(Translational Research)发表了《牛磺酸抗大鼠实验性脑卒中的治疗窗》一文(简称《牛》文),该文为英文论文。作者署名孙明、赵育梅、顾漪、徐超,并注明“本文来自中国,北京,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神经化学研究室,单行本请求:孙明,中国,北京,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神经化学研究室,邮编100050,e-mail:Sunming99@yahoo.com”。徐超、孙明、顾漪均为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研究人员,赵育梅为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技师。

  徐超向法院起诉称,孙明未经其许可擅自发表《牛》文、对该文进行修改、作整体改动,且未将其署名为责任作者或通讯作者的行为,侵害了徐超对《牛》文享有的发表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和署名权。请求法院判令:1.确认徐超为《牛》文的责任作者(通讯作者);2. 孙明向徐超登报赔礼道歉;3. 孙明赔偿徐超诉讼合理支出36000元、精神损失费3万元。

  诉讼中,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神经外科研究所强调,《牛》文为职务作品,论文中涉及的实验经费由国家、北京市及神经外科研究所提供,责任由神经外科研究所承担,该所享有该所著作权,四位作者仅享有署名权,该所知道并同意发表该文。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牛》文为职务作品,作者享有署名权,其他著作权归神经外科研究所。根据本案现有证据及各方陈述,确认《牛》文作者为徐超、孙明、赵育梅和顾漪四人,共同对《牛》文享有署名权。因该文包括发表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在内的其他著作权归神经外科研究所享有,且神经外科研究所同意按现有表达方式发表《牛》文,故徐超主张孙明侵害《牛》文发表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牛》文已经为徐超署名,未侵犯其署名权。判决:驳回徐超的全部诉讼请求。徐超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徐超不服二审判决,申请再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徐超的再审申请。

  【要旨】

  如何认定职务作品?职务作品的著作权如何行使?如何认定署名权的保护范围?

  【分析】

  一、如何认定职务作品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民为完成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工作任务所创作的作品是职务作品,除本条第二款的规定以外,著作权由作者享有,但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在其业务范围内优先使用。作品完成两年内,未经单位同意,作者不得许可第三人以与单位使用的相同方式使用该作品。因此,判断某一作品是否职务作品,关键在于该作品是否为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而创作。具体来说,要结合单位的性质、职能,作者的岗位职责,单位的工作安排,作品的创作过程、功能、用途等因素综合判断。本案中,徐超、孙明、顾漪均为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研究人员,赵育梅为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技师,《牛》文属于神经外科研究所的业务范围。因此,法院综合考虑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的意见,认定《牛》文是职务作品。

  二、职务作品的著作权如何行使

  根据前款规定,并非职务作品的著作权一概由单位行使。恰恰相反,为鼓励作者的创作热情,著作权法规定,除特殊的职务作品之外,著作权由作者享有,只是单位有权在其业务范围内优先使用。作品完成两年内,未经单位同意,作者不得许可第三人以与单位使用的相同方式使用该作品。当然,如果作者和单位另有约定的,优先按照约定处理。那么,什么是上述除外情形所称的“特殊职务作品”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职务作品,作者享有署名权,著作权的其他权利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享有,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给予作者奖励:

  (一)主要是利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物质技术条件创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责任的工程设计图、产品设计图、地图、计算机软件等职务作品;

  (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合同约定著作权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享有的职务作品。由此可见,“特殊职务作品”包括两种,一种是主要利用单位物质技术条件创作并由单位承担责任的功能性作品,此类作品与单位的业务范围高度重合,类似于单位的“产品”。

  此种情形下,单位支付劳动者工资的目的就在于出售“产品”获取收入。如果单位承担了物质技术条件成本,承担了可能出现的法律责任,向劳动者(即作者)支付了工资、奖金等费用之后仍然拿不到作品的著作权,将导致对用人单位显失公平的局面。因此,著作权法规定,这种情形的特殊职务作品署名权仍归作者,但其他著作权由单位享有。另一种“特殊的职务作品”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的情形,此不赘述。

  本案中,《牛》文的创作过程使用了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的研究经费和实验数据,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也规定科研成果的知识产权归单位所有,且徐超与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签订的《协议书》也约定科研成果的知识产权归单位所有,故《牛》文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特殊的职务作品”,作者只享有署名权,其他著作权归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享有。因此,徐超在本案中主张的发表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均归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享有,徐超无权主张权利。

  三、如何认定署名权的保护范围

  鉴于前述分析,徐超在本案中仅仅享有署名权。徐超称其是相关项目的负责人和主要完成人,应当是上述研究成果相关学术论文的通讯作者和责任作者,《牛》文发表时将孙明署名为通讯作者、第一作者,将徐超署名为为第四作者侵犯其署名权。这一诉求能否得到法律支持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署名权,即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权利。因此,署名权的立法本意是保护作者和作品之间的联系。责任作者或通讯作者均非著作权法规定的署名方式,徐超要求署名为责任作者或通讯作者的请求缺乏法律依据。至于署名顺序,实践中主要通过作者协商或者单位协调解决,通常也难以查明不同作者的贡献大小,且多种署名顺序(如姓氏拼音、姓氏笔画、资历深浅、年龄大小等)均有一定的合理性,故法院通常不再介入作者之间关于署名顺序的争议。鉴于《牛》文发表时署名作者包括徐超,徐超和《牛》文之间的联系并未受到破坏,故徐超的署名权未受侵犯。

  【12330提示】

  一、企业要完善规章制度,明确规定职务作品和权利归属和行使规则。企业和劳动者都要重视著作权法关于职务作品的规定,尽量通过约定解决职务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及权利行使问题。企业和劳动者都要保留作品创作前后及过程当中产生的证据,以便证明某一作品是否职务作品,并针对不同种类的职务作品,明确权利归属和权利行使规则。

  二、合作作品的作者之间要加强沟通交流,尽量通过约定解决署名方式和署名顺序问题。“通讯作者”、“责任作者”可能在科研领域对作者地位评价产生一定影响,但其并非著作权法意义的署名方式,不能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但可以受到合同法的保护。鉴于此种署名方式并不违法,故相关利益可以而且只能通过合作作者约定的方式予以保护。鉴于多种署名顺序均有一定合理性,在无充分证据和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合作作者要求调整署名顺序的诉讼请求通常难以获得法律支持。为避免产生争议,合作作品的作者应当增强合同意识和证据意识,尽量通过约定维护自身利益、避免法律纠纷。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知识产权庭 供稿)

浏览次数: